千山暮雪



  篇一:千山暮雪
  【一】

  小河已失去了往昔的滔滔,变得幽怨缠绵。曾经肆意挥舞的手臂,还没有失去柔曼,在最后的覆压来临之前。带给人无限苍凉的枯叶,此时是那么温暖。虽然失去了徒有其表的浮华,生机并没有失去,只是暂时止步不前。
  小路依然在那里,等待着亲吻我们的足迹,即使没有了激情,心动并没有消失。有一种陌生的灌木,在严冬的时候,枝条还是如火地红艳,虽然还不认识,却仿佛是我的相知,有的缘分,不一定要揽在怀里。
  白色的颗粒,是雪的结晶,还是冰的幻化,虽然有着相同的本源。而人已远,声已杳,只留下孤独的小木屋,在雨中衰败,在风中飘零。只有那棵滞拙的老树,还忠实地守候在那里,不弃不离。
  唯一在季节的更迭里,保持不变本色的,是流浪踯躅的蓝天白云。不再有着辉煌神采的时光,我还是喜欢如初,热爱依然。你还是来了,纵然还不能淹没我的足迹,那些凄凉已不再醒目,清新的感觉如初见的美丽。
  【二】
  千山只影寻君去,暮雪连天凭谁问?此番踏上群山层峦,历尽艰辛曲折,拥吻北风凛冽,感受荒凉冰冷,不为捡拾岁月遗失的珍藏,也不为将心中的爱恋,在百转千回中欣然相遇,怡然忘我。
  什么才是,这个冬天里永远的故事,不死的传说,永恒的传奇?给我深沉如海渺渺茫茫的感受,给我壮阔如山莽莽苍苍的情怀,让我如醉如痴,不管不顾地一意孤行呢?只是为了,寻找一个不确定的飘渺。
  也许不能用人世间的任何一个赞美,来表达我对你的深挚情意。你那么可爱,不属于任何人,没有任何牵绊,来去无迹,无遮无拦。不管岁月的变迁,空间的阻隔,甚至心灵的沧桑,行踪飘忽。
  我是真的喜欢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遇到什么比这更长久的。不管我想与不想,念与不念,困顿与轻松,迷惘或执着,你总是如约而来。不管人世间已是天翻地覆,始终不变的是你的清纯如梦。
  【三】
  这份亘古赤诚拳拳真切,你可感受得到。这是一首荡气回肠的乐曲吗?没有重复,无从捉摸,却如此激动心魂,缭绕不绝。于无声处的雄浑交响,在与心灵邂逅时的余音袅袅,如波浪滔滔,无穷无极。
  应该步履从容故作沉重,还是轻描淡写故作轻松呢?无论我怎样掩饰,都无法抑制心中的喜悦,在风中激情飞扬,仅仅是想到你的时候。还没有望见你,只是行走在接近你的路上,已无法自抑了。
  且让我闭上眼,静静地聆听。在这苍茫和静谧里,在僵冷的时候,敲破沉寂的氛围,轻快地流淌,空灵地盘旋,在落寞的心间。不去看,你的舞姿有多曼妙,不去感受,拂面而来的,是丝丝柔情,还是幻化的泪水。
  千山暮雪向谁去?渺万里层云,只影与君知。我的世界,有你在燃烧,如烈焰熊熊,曾经的迷惘和彷徨,能否在你的热烈里浴火重生?也许真正的铭刻,是不需要去记的,却自然地烙印在心中,即使在严酷的时候,也会徘徊不去。
  
  篇二: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当时错。悲
  记忆尚未褪色,远处的芬芳正点点传来。恍然回想起那夜月光如水,而今你是否就如我梦中千万次的臆想般,河水清浅,彼岸白衣素颜。情如皓月,心若清风,咫尺而伴的天涯,朝露昙花,悠扬的箫声婉转一曲东风破,纷扰的往事里,年华沉沦且忧伤。来来往往,故人已经远去,走过的路,布满绝望的忧伤。转身的梦里,蝴蝶翩翩起舞,年少的心情却已是万水千山。不经意间想起那个远走的她,只是纤影仍在,而我却再也无力触及那抹月光。(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原来世间依旧是这样寒冷,满城风雨,当神已无能为力,我们还能希冀些什么?
  悲哀吗?爱如春风拂面,却不为我短暂停留。风霜逆转的时刻,残破的流年里,是谁还在望眼欲穿?轮回褶皱的须臾,蓝染的天涯间,是谁还在承诺一世一生?
  陌路颓靡,我在风中起舞,隐藏了所有的悲伤。那时的花瓣纷纷而落,落在我的罗裙上,落在我的秀发间。我微微侧身,拾起肩畔的一片,花浓如血,心惊。宿命讳莫如深,刹那的芳华,却满是绝望的气息。终于,苍老了容颜,黯淡了心思。
  你用最后擦肩而过的离别,演绎了一阕跋涉千里的离歌,而我无缘听你说声再见。
  漠漠红尘,当时错,我守着万千繁华,聆听花开花落,心中那一场眷恋,却早已被尘埃湮灭,情如缟素,你是我的劫难。
  百事非。凉
  如果当时没有遇见你,那么我还会不会悲伤。暗夜凄凉颓靡,苦苦挣扎,苍白的容颜上盛放出冰冷的寒花,而指尖,却再也舞不出曾经的美好韶华。
  心冷,苍山永寂,当我选择尘封所有的喧嚣浮华时,我以为我终于可以牵你的手,乍然,却蓦地遇着了一生的别离。我后悔么?许久以后我曾这样问我自己。我问我后不后悔与你短暂的相遇和永久的长离,我问我后不后悔认识有关你瞬间的温暖和余生的悲戚。疼痛而无望的思绪里,不眠不休,不悲不喜,佛祖拈花一笑,淡渺而望众生。那些断裂的原点,两两相忘的背驰,恍然间尘埃落定。远古的歌谣渐行渐远,依稀之中,我听到一声温婉柔淡的言语:妹妹,做明媚的女子呵。
  更深夜长,那声声刻骨的誓言婉婉吟传。庭院深深,我静守着一方花开花落,却已没有了执着的勇气。掌心有些微的刺痛,摊开手掌,细密的纹理交错缠绕,常听人说,这些手心里的纹理便是我们所有的命运。或悲哀,或美好,你我前世今生郁结,每每的疼痛,遗留下我们的刻骨铭心。心有千千结,都被你锁起。
  无语的沉默,相对着一望天涯的新晴,我想这世间最大的残忍莫过于人事皆非。依旧是古老苍翠的小城,依旧是温婉如月的女子,时光悲逝,蓝田沧海,那些用心用力用情的爱恋,终于还是输给了时间。
  我们都在允诺永远,却忘记了永远其实就在眼前。而你若无悔,我定当无怨。
  东风破。如
  亘古的相思,在千万年时光的辗转后晦涩沥白,宛如颓败的荒颜。我知道,我已然失去,那些静好安生的岁月,早已随着你的万千繁华落尽,成就我的一世悲清。仰望漫漫苍穹,月华幽冷,清秋梦凉,年少时多么决意的追随,如今都已是天上人间。我不肯转身,也不敢再回首往昔,爱恨岁月过早的被你抛弃,风雨薄凉,我是如何的努力也无法再靠近你的心上。
  蝶影曼妙,旧时的胭脂一梦三千年,唱不尽红尘辗转画中飞。
  蝶影怀殇,今时的你我隔江两相忘,流不尽人生长恨水长东。
  清泪尽,纸灰起,我以为我已经不会再悲伤。在经历了那些长久永恒的磨难后,生与死的迷惘,爱与恨的绵长,一切的得失深重而浓厚,为什么我却依然还是勘不破这皑皑红尘。一花一叶一世界,一梦一醒一千年。时光的罅隙里,我与你相遇,又与你相离,罹难的洪荒里,我们伴着星沉月落上下古今。
  是不是只有经得一番寒凉彻骨,才有梅花的盈盈暗香?黯然心字成缺,衰老的笔墨再也挽不出华美的锦绣,尘封的心事被你演绎到了哪一幕悲伤地章节?何处寻,绿水青山。
  阡陌纵横的岁月,时光水样漫长,我们拼尽了一生渴望,亦只是彼此匆忙旅程的过客。你路过我的天空,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途留追忆,只剩惘然。
  琵琶一曲东风破,半阙心事为你轻吟,苍白的夜色静默流转,无痕的青春似水如烟。你是我不能言说翻来覆去的刻骨伤,我是被你遗忘在角落折翼的枯叶蝶。
  向谁去。忘
  恍然如梦成追忆,一世深情,要用怎样垂老的方式来祭奠?
  繁华沧海,我在风里流浪,肆意弥漫的鲜血染红了我纯白的羽衣。直到我遇见你,那时我卑微的如同低落在尘埃里,而你在天际里朝我暖眸微笑,我以为,你是我温柔的救赎,我以为,终于可以摆脱这宿命的桎梏。
  二十四桥明月夜,梦里的箫声无一时不奏响,而我断裂的琴弦却再不能与你笑傲红尘。懵懂的幻觉,沦陷在你春天般的慈悲里,或许是因了天际那青碧色的大石,缘定三生,缘聚三生。我们的情缘是宿命注定,却被你轻渺的忽视,而我依然沉迷在这样的幻想里,长眠不醒。
  酒不醉,人自醉;情不伤,人自伤。若能相忘于世间,又何苦轮回重重缠绵。无奈!无奈!那忘川水太汹太长,那孟婆汤太苦太凉。我站在风里,零落了一树的桃夭,浅浅的哀伤雾色迷蒙,月光倾城,照我孑然一身。曲风清幽里,心情的抑郁无处躲藏,天空中沉默的飞鸟,湖水畔无语的芦蒿,指尖的冰凉传递到全身,恍然时已是泪流满面。
  岁月漫过尘世的喧嚣,漂泊的四季开始已崭新的姿态默默然。轻捻一段往事,斜倚小窗,看窗外叶子的旋落,心情上莫名的触动,一些以为遗忘许久的往事逐渐浅浅深深,年少时以为得长久就这样被我们缓缓地忽视,而那些转瞬消逝的情愫却越来越清晰,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于是凋残了红妆,于是衰老了玉颜。
  行色匆匆的街头,路人们都在向家里赶着,而在归途的尽头,又会有谁为我执一盏明灯,莫名的失落,这红尘缱隽的繁琐,如风过。
  千山暮雪,而这孤影又该向哪里去?
  
  篇三:千山暮雪

  午夜,不眠,忽记起元遗山《摸鱼儿·雁丘》词,爬起上网,登录QQ。千年前,元好问赴并州赶考,路遇猎人,道大雁亦殉情,知禽鸟所为竟如此,对之不禁深怀感怆,于是写下了这首讴歌天地间至情的杰作。此词咏雁,但读之感受早已分不清其中充溢的真情究竟是雁之情还是人之情了,人们已由殉情的大雁想到梁祝那样的人间爱情悲剧,为之一挥悲泪。"情"之感人也深矣!汤显祖在《牡丹亭。题词》中所说:“情之所至,生可以死,死可以复生,生不可以死,死不可以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情一字,世间怎了?!
  世人都能信口吟上两句: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但好多人不知道此词出于何处,亦不知其中缘由和全词的内容,更加不知这首词蕴含的无限悲怆和凄美典故。爱情,人们一直向往、期许,却在物质面前一次次退缩,美丽的爱情遭遇了现实便立刻支离破碎,我曾经这样比喻,爱情,好比是玻璃做的,看似晶莹剔透,却经不起现实风雨轻轻的一击!经历多了,有时想想人还是不要过多的剖析人的内心和社会的本质,因为不明白是种困惑,明白了却是内心和灵魂的伤感和失望,好比朋友,好比人心,更好比爱情……
  真正明了并运用这首词的人是大侠金庸,他在《神雕侠侣》这部空前绝后的小说里充分套用了这首词,郭靖养的双雕折颈殉情正是元遗山笔下的真实故事,宁做双死鬼,不为独生人,此处是也!而这首摸鱼儿更是贯穿全书,李莫愁出场时吟的是它,“浴火重生”时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声音还是它,金大侠又怎不是借别人之口咏叹自己内心的期许和向往呢,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为谁去?
  世事轮回,不变的是人的本真和残存的冥冥,只不过我们总是遗忘了自己走失的心灵,唐婉的凄苦离世,放翁八十高龄的沈园重游,无不是对这世间难以言明情愫的追怀和悔恨,年青时我们以为那只是一段感情,经过了才明白那是一生!“城头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读过并体会这两首诗,谁又能说那只是一段感情呢?
  十年生死两茫茫,怕的是终生再无相逢,爱情,如果只存在于回忆和缅怀,那恐怕不仅是这个人世的悲哀,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是否也该再去寻找一点信仰呢?!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可几人内心深处真的从容以对?落得后来,只不过是此恨无穷的怅惘和更深的期许和憧憬……
  今夜无眠,重温此词,触及心怀,无以为凭,灵魂深处一阵战栗和颤动……
  问人间、情为何物,只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篇四:爱总有千山暮雪时
  后来,你们的确有一段甜蜜深邃的时光。你们披星戴月的约会,手牵手,不记来时路,想真心真意地走完这一生。睡的时候枕着他的胳膊,醒的时候顶着他胡子拉碴、青青的下巴。你撒娇,搂着他的脖子荡秋千,你耍赖,轻轻一跳双腿盘在他的腰,挂在他身上。
  你说,你爱我吧。他点头。他愿意纵容你,疼惜你,让你感受着世界上最真挚最唯美最原始的男女之爱。
  于是没有酒,你却醉了。
  空间换了,光阴老了,时间都变了,请你相信那一刻他爱你是真的。
  你热烈极了,渴望极了,冲动极了,巴不得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他,可是你忘了,都给了他,他往哪里装?他可放得下?
  他是高官。他是富豪,他是平民百姓,他是扫大街的,他是什么都好,他的本质归根到底还是个普通的男人。
  别的男人有的有点他不一定有,别的男人有的缺点他一样也不少。你的爱太重了,会把他压垮,但是你管不住自己。
  你明明是和他在一起,可是你还是不能确定他的心里眼里想的念的全部是你。
  他和别的女人有说有笑,你的心开始一点一点冰冷。因为那些笑容和眼神曾经专属于你。
  你开始失眠。一点小事情都草木皆兵患得患失。
  你开始瞪着天花板,数羊数到几十万,天空发白发亮。
  你开始翻他的通话纪录,你寻找蛛丝马迹他晚归的嫌疑,你庸人自扰,你自讨苦吃,你终于被自己打败。
  你觉得他不似从前那样爱你了。
  他不再关心你有没有胃口,不再为你有心事而着急,不再担心你的房租够不够,不再因为你淋雨而担心你生病。你和他说过无数清华的电话,也不再想了。
  你直直的面对它,他说我们分手吧。他说都是我的错。你问为什么。他说没为什么。你说给我个理由。他说如果你实在想要,那我给你编造一个。
  于是你哭了。你的眼泪再也不能灼烫他的心了。任你是孟姜女哭到长城,他还是没有回心转意。他说我走了,渐渐消失在你的视线以外。
  你瞬间崩溃。
  最后,勉强拍拍胸口,对自己说,还好还好,没事没事。
  你有两条路要走。
  要么拼命地想他的坏,他的无情,他不讲卫生,他睡觉磨牙打呼噜说梦话,他没有情趣,他是坏蛋,是混蛋,是笨蛋,是骗子……然后呢!?
  然后你还是得打起精神,虚弱有虚伪的对每个人说还好。失恋绝对不是可以炫耀的事情,你知道。
  要么你还是记忆他的好。虽然已经是陌路,但不是绝路。他曾经那么温柔的对你。她丰富滋养了你的情感履历。它带给你的快乐远远大过悲伤。你就当他是个老朋友,是路人甲,你难道连个路人甲都容不下么?
  爱,憎,离别,都是大痛苦。他爱上谁或者没爱上谁,和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他爱你,理由成千上万,离开你,只需要一个理由,那就是不爱了。不要对不爱你的人有要求。不要让他有机会看低你。
  你是成年人,成年人怎么能奢望花常红月常圆呢?
  你好好的,就是这段感情最好的结尾。
  
  篇五: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沈念心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个平平淡淡的午后。那时候冬季的阳光洒满了整个世间。让人忍不住觉得世间真的很祥和和安宁。
  他倨傲的站在那个走廊的尽头,很安静的样子,让人不敢去打扰。却在无意识的眼神扫过沈念心的那一刻停顿了一下。恍惚的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让沈念心有一种心之所向却不能去接近的感觉,顷刻间弥漫了她的心头,带着微微酸涩的内敛。
  这种深入心底的感觉是让人放不下的。尽管他是一个陌生人,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进入了沈念心的视线并且随时可以深入内心。这让沈念心惶惶不安,总觉得深入的情感却怎么就这么不经意的被俘获了。
  后来的再次相遇对于沈念心来说是以后的岁月中每个夜晚的梦境与沉迷。并且让她坚信那第一次的看到他是注定的,是这个世间冥冥注定的事情。它在预示着再次的相遇和以后的相恋与分离。还有死亡和老去仍旧不能忘却的深情。
  沈念心和他在一次亲戚家里相遇,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在沈念心的心里已经是第二次相遇了。因此在以后相恋的岁月里,她一直把那个冬日的午后毫无言语交流的时刻定为第一次相遇。而对此他却一直认为这才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或许这一开始的感情付出的时刻就不同,因而在后来分离的时候她比他要痛了许多。
  那时候他们喜欢走过许多的地方,只是单单的走过,默默地牵着彼此的手,默默地牵着彼此的心。那时候的日子是简单的,那种简单的幸福就是可以相爱。在以后分离的岁月中,沈念心再次清晰地认识到爱对于相爱的人来说,最好的幸福就是可以相爱,可以没有顾忌没有隐瞒没有背叛的相爱。而那时候的简单对于后来老去而彼此又没有相依的生活真的是一种奢侈了。
  沈念心是一个单薄的女孩,她总是喜欢静静的一个人走过许多地方,默默地背着双肩包,看陌生的人群和地方。他容忍的陪伴着她,以他沉默的方式陪伴她走过春夏秋冬,走过一个个她想走过的地方,陪她看陌生的人群。他们的关于爱的想法就是陪伴着彼此看细水流长。
  可是生活就是这样,当你以很美好的姿态迎接它时,它总是会让你大失所望,更甚者是痛彻心扉。它不让你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就把你再次抛向生活当中,不让你有任何悲伤地时间就让你马不停蹄的开始赶路,因为活着就是这样的,就要这么的向前。不管走哪条路,不管走向的是哪里,都要向前。而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到达的都是同一个地方。
  于是沈念心在他离开的以后真的明白了这个道理。终究是错过了,真的错过了。这或许是注定的错过,真的是注定的错过。
  那么深挚的爱恋就埋在了沈念心的心里。一直埋在那里了。在多年后,她仍无法释怀。
  沈念心在一次偶然的读到了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其中读到“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的时候,那种凄苦的感觉就让她忍不住潸然泪下了。“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这句从内心深处喷薄而出的发问,是怎样的一种浓烈的感情?是怎样的一种悲伤?就像忽然之间回头看那段深埋内心的爱时,却发现没有人,没有自以为的主角,只有自己怔怔的站在那里,不管是回望还是迷茫,真的就只有自己一个人。那种生死或许都无法跨越的感情到头来却怎么就发现只剩自己一个人,而如果死去却是没有理由死去,没有任何抚慰的死去。
  或许许多感情的走过,在任何局外人看来都是单薄的。没有那么深厚浓烈的感情。沈念心总觉得不知道如何描述那些珍藏的往事,每次写出来的都是凌乱的心情,其中夹杂的浓烈的感情因为没有事实的描述而显得孤零零的。因此没有人理解她的那种心之所深的感情。那种深深的感情总是以光怪陆离的姿态如一壶酒一样让她欲罢不能。却伤及心肺。
  沈念心在渐渐的老去的岁月开始喜欢静静的坐在一个地方,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干。她固执的不再去想念,不再去不停的走路,因为她总是在走路的时候看到他陪伴在身边,看到他在。如果再以转身侧头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那种似是而非的感觉让她没办法再去更多的陌生的地方,再去看那么多陌生的人群。
  从他离开以后,沈念心不再吃冰糖葫芦,那时候最爱吃的东西。他陪着她吃,看着她吃。于是在他离开以后,沈念心不敢再吃了。她怕她会忍不住痛哭失声。那曾经代表着幸福和美好的陪伴的食物却因为别离而盛满了失去和无望的悲伤。
  从他离开以后,沈念心再也不去看任何前方的风景,因为那里的风景再也没有他的陪伴,再也没有他的风景就不敢再看了,怕忍不住内心的怀念而放肆的哭泣,怕忍不住内心的难过而寥落的狼狈。
  从他离开以后,沈念心开始独自的走过那些熟悉的路途,那是生活必经的路,没有选择。如果她也可以离开,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她不敢再走在那些熟悉的道路上,尽管内心如何害怕,但是她只有这样走过去。表面多么不动声色内心就有多么悲伤地撕心裂肺。
  沈念心不知道自己丢掉了什么,面对以后的生活,只是身边少了一个人,为什么就觉得好像失去了很多。站在窗口看风景,那些风景自动呈现真空状态,目之所及都是空白,都是空白,空白的让人心疼。
  沈念心在他离开以后,在每个白天神色如常的生活和外表淡定的生活,在每个夜晚来临时,躺在床上的时候却睁着眼睛看着一处,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空白。空洞的眼神带来的只有思念,深深的思之所切。沈念心的耳畔旁边总是听到“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的吟诵。那种深深的伤神就那么让她欲罢不能。
  沈念心忽然开始喜欢“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这种虚无的感动就是自己得不到的一种安慰,那种心之所向的感情与感动就是让自己不由自主的喜欢。人都是这样的,在悲伤地时候总去想念那些没办法得到的美好,于是会更难过。于是总是在悲伤地时候迂回的周折,逃不出去。
  沈念心想如果再次见面,会是怎样的心情与场景。“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感与伤心。不管这句词的意境与需要的场景是什么,重要的是一种心情,一种自己会认为是这样的心情。再次见面一定会是这么的心情,并且不诉离殇。人都是这么坚强的隐忍着自己,其实沈念心清楚的知道她自己的柔软与出口,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人看到,因为她把它深深埋葬了。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这是她内心最苦楚的无奈。是沈念心不知到怎么去依附生活的无奈。是她不知道该如何珍爱生命或者抛弃生命的无奈。是她内心最空灵处的自我解脱和安慰。是她以后漫漫的人生路的内心写照还是寥落的逝去的内心?

热门

推荐